最近在短期打工的地方認識了一位一樣在做短期打工的阿姨

雖說是阿姨,但其實她已過了花甲之年

她總是笑臉迎人,也很照顧我們這些新進的人

 

那天午休我們倆坐在一起吃飯聊天

阿姨講話不時參上幾句台語,看我沒聽懂的樣子(因為她用了超出我生活用語的字,真的不是我不會講!),問我會不會說台語

為了讓她知道我會一些,我用台語回說:「我不會講。」

阿姨聽了我的台語,問:「阿你是外省小孩?」

我:「......」我是正港台灣因仔

 

她說她只有一個兒子,女兒沒有

我說:「好少啊。」

以一個現在足以做阿嬤的那一輩來講,只生一個真的太少了

原本我那只是一句無心的回應,卻勾起了她不少往事

她說:「很少對吧?妳知道我為什麼只生一個嗎?」

我搖搖頭

「因為我的婚姻不幸福。我先生好賭,我賺的錢全被他賭博輸掉了。而且他脾氣很差,跟我要錢要不到就出手打我。」

阿姨按了按眼角邊的疤痕問:「有看到這個疤嗎?這就是被他打的,去醫院縫了5.6針。」

「每次他打完我,就會打電話回我娘家,跟我爸媽說他要殺了我。我爸媽怕我害怕,都不敢跟我說;是我大嫂很照顧我,才偷偷跟我講的。」

「他從來沒有照顧過這個家,錢都拿去賭博。他後來沒了工作,經朋友介紹去了大陸二年。但其實他只有工作一年,第二年都是跟大陸妹在一起。我當時一直找都找不到他,打電話去他公司問,公司的人說他早就不在那工作了。事後我才知道他跟大陸妹同居,一直到沒錢了才回台灣來。」

「我先生早些年中風,還能走路,就是不太順暢。但在一次跌倒後,下身癱瘓,都要拄著四角拐杖才能慢慢前進。連上個廁所都無法自理,常常就上在褲子上,床上,或是弄得整個浴室都是排泄物。」

「我每天都要一早把早午飯準備好放在他床邊,趕去上班,做得這麼辛苦,回家累得半死還要照顧他,幫他清理.....」阿姨說得開始哽咽

「那天我扶他去廁所,褲子才脫一半,他就大出來了,我怕他腳一往後會踩到排泄物,就扶上他肩膀叫他不要後退,結果他說我打他,拐杖拿起來就往我身上砸....」

「他雖然腳不好了,但手還有力,動不動就打我,打不到,就拿東西丟我。」

「他都沒想想這些年都是我在照顧他,家裡所有大小事都是我在打理,錢也是我在賺,他還這樣打我!」阿姨開始大哭,「他以為我想照顧他?要不是為了我兒子,我早離開他!因為我知道我不照顧他,這責任就要我兒子來擔。為了我兒子我只好繼續守著他。」

我有點嚇了一跳,我沒料到阿姨會忽然哭出來,不過我沒遞上衛生紙,因為我沒帶...

阿姨沒再說話,只是自己拿出衛生紙不斷拭淚。

我以為等等阿姨會說出「他那一摔,怎不摔死算了,我還比較輕鬆」之類的話,可是她沒有

除了哭訴先生的無情之外,阿姨並沒有用上任何尖銳辱罵的字眼

怎嚜連埋怨都可以這麼壓抑?

彷彿心中的怨嘆只能靠訴苦來吐一口氣,其他的完全無能為力

對那年代的女人來說,夫家就是一切,嫁不好一輩子都不可能翻身

即使嘴上對丈夫滿是怨懟,回到家後還是得任勞任怨地服伺他

看到這影片讓我感觸很深的是

女人唉....就算向上天祈求

也不會提到自己的名字

阿姨到最後掛念的不是自己

而是她的兒子

彷彿世界上所有的辛苦,只要她兒子過得好,其他都無所謂了....

fog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