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管他美牛開放會變怎樣,只要不吃就好」

「把肉煮熟就好」

這是很多人面對美國牛肉事件的態度,也似乎是人們唯一能採取的自保做法。但真的是不吃就好、煮熟就好嗎?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。

高雄長庚醫院榮譽副院長陳順勝,專長神經內科,從一九九七年開始接受衛生署委託,長期監控台灣人類海綿狀腦病變(庫賈氏病),至今已逾十三個年頭,是台灣研究庫賈氏病的權威。

他說,狂牛病的病源異常普利昂蛋白(PrPsc),存在發病的牛腦中,是一種非常特別的蛋白質,它不是細菌,不是病毒,也不是寄生蟲,它讓牛腦變成像海綿一樣空洞化,「這種異常蛋白被埋在土壤中三年還有活性,要用攝氏一千度高溫,連續燒三十分鐘才能殺死。」這種異常蛋白的驚人活力,可能禍及好幾代子孫,陳順勝因此傾畢生研究功力,站出來呼籲各界正視問題嚴重性。他說,病牛的腦、骨髓、內臟等部位易含這種異常蛋白,屠宰時若沒用空氣槍把這些東西吸乾淨,牛肉也容易被污染而帶毒,其中絞肉、內臟更是高風險物質,帶骨牛肉也不保險。

以牛肉漢堡為例,牛絞肉是重要原料,但牛絞肉是所有部位剩餘的肉末大集結,可能混有帶毒的骨髓、淋巴、神經組織。人若吃下受狂牛病感染的牛肉,就直接被感染。如果異常蛋白跟著人體糞便進入泥土中,也會污染蔬菜、稻米等農作物,人、牛、豬、雞等動物又吃進含異常蛋白的農作物、蔬菜,體內就會有這種異常蛋白。此外,若是帶有異常蛋白的廚餘變成肥料,又會感染其他土壤和農作物。

更可怕的是,陳順勝說,「這種異常蛋白在人體的潛伏期長達七年,在土壤中也可以保存三年活性,在未發作、又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,很容易被人類忽視,防不勝防,而且無藥可醫。」不知情的受感染者,腦組織會被異常蛋白一點一點的啃噬,變成像海綿一樣而不自覺,直到發病、快速死亡,還可能被誤判是阿茲海默症、老人失智症。

直接吃到受感染的牛肉、內臟,或間接吃到受感染的其他動物肉類和農作物蔬菜,都會把異常蛋白吃進體內,光這一點,就已經不是不吃美牛、把肉煮熟就沒事了,而是「連吃素的人都可能有事」。

「只要異常蛋白進入台灣的食物鏈中,就是狂牛病、新庫賈氏病災難的開始,」有公衛專長的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執行長林世嘉這麼說。

但衛生署也提出國衛院的最新研究報告反駁,食用帶骨牛肉引發新型庫賈氏病的機率只有一千億分之二.七二,食用牛內臟得病的機率也只有一百億分之一.五。套用總統的話,就是「比嚼檳榔、抽香菸得癌症的機率還低」、「風險小於百萬分之一,通常就認為是沒有風險」。

這麼低的致病風險機率,到底國人該不該緊張?陳順勝指出,這是風險控管的問題,吃檳榔、抽菸是自己可以選擇的,但開放牛肉有事先不知道的風險,政府應該要有所作為。

 


看到這則新聞後,只有一個感想,那就是:淪陷定了

文章內容轉自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91111/116/1uqz0.html

fog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