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和班上的安東姊姊聊天。安東姊姊是一個很溫柔的人,現在半公半讀於學校日間部。如果不是跟她聊過天,我都不知道她跟我們年紀差這麼多(至於差多少是屬於女人的秘密,我就不講了)。也許是多了那幾年的歷練的關係,安東姊姊在我們之中一直是個很有想法的人。

  安東姊姊講到一些社會上的不平等、資源無法有效分配給需要的人的議題時,她表示無奈,「真的只能說很無奈,無奈的不是這個社會怎麼會變成這樣,而是我們無力改變。」

  「像台灣很多人覺得政治很敏感,所以不願意提它。甚至有些人只要聽到政治就會把耳朵摀起來,完全不想碰觸。你知道英文的政治『politice』原意是什麼意思嗎?它是『眾人的事』的意思。可是現在很多人都想管政治(眾人的事了)。」

  「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是什麼嗎?是冷漠。不單指對人的冷漠,還有對於週遭的冷漠,對於環境的冷漠。不關心身邊的人,不關心現在發生的事情,不注意週遭的變化,這都是冷漠的一種。冷漠是很可怕的。」

  曾經我認為,不知道現在上映哪部電影、不知道現在流行的音樂、不注意街上開了哪些新店家,這些都不會影響我的生活,所以這些都不重要,可以不用去注意。我不了解同儕之間的時下話題,我也不以為意,因為那不是我喜歡的話題;我不愛聊別人的八卦,不是因為我注重別人的隱私,是因為我對別人的事情不感興趣;我看起來總是老神在在,似乎不會對一些消息感到驚訝,因為那些消息都與我無關。

 

 原來我才是最冷漠的。

 

  曾經我認為,我不了解時下話題,是因為我的重心不在娛樂;我不談他人八卦,是因為我尊重對方隱私;我對新聞不會感到驚訝,是因為我很沉著。

 

 原來這是一種冷漠,一種讓人心寒的冷漠

 

  我不知道自己每天在用的電腦是哪家廠牌的、我不曾注意過活動送的衛生紙上的贊助商廣告、我對於聽過一次的歌完全沒有印象、我在參加完一些聚會後仍記不住那些人的臉、我每天走過同一家店家,卻不知道裡面在賣的是什麼......。我的世界好小,小得只有我自己,我是井底那隻醜陋的青蛙,我以為世界就是食物、水、空氣,還有頂頭上的那塊藍天。

  媽媽說:「你沒注意是因為你遲鈍。」

  朋友說:「你沒注意是因為你的興趣不在這裡。」

 

 我沒注意,是因為我只注意我自己

 

  今天忽然衝擊性的讓我接受到這個事實,內心除了打擊還有更多的是驚訝,驚訝自己的自私和無知。而接下來要如何喚起我對身旁的熱情?我仍想不到辦法。畢竟我愛了自己20個年頭,突然要我去愛上這個不曾愛過的世界,我還是感覺有點陌生。

fog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